精英主义与投票考试

- - posted in thoughts

题记

有感于最近香港要求普选的民运,心中大概有点想法。考虑到自己对政治的认识与时间的限制,为了防止与 别人无谓的争辩, 不想把这些想法发到社交网络上,毕竟,这只是个人的想法,或者更严格来说, 是一种理念。因为很多主义与思想,都没有绝对的对错,我们只能做到根据自己的人生观与思想来 做出取舍。而偏偏这个世界上又很多人喜欢跟别人 argue,一定要说服别人为止——我根本没有这个时间 与精力去辩论。另外,这也同时印证了我为什么是 pro-精英主义的,我深知自己对这些事物的认识 不够,所以自觉需要更严谨的学习才有资本与别人争论。我相信多年以后,自己的看法一定又会 有所改变。彼时回首看这些文章,一定会觉得自己幼稚。不过无论怎么说,还是记录下自己的想法。

精英主义与民粹主义

我对这件事情的看法很复杂——我对于民运人士的诉求部分支持又带有保留。争取投票权与心中的理想 当然是一种很好的东西,这点我是支持的。但是普选是否就意味着民主?更大的两个问题是,

  1. 普选就能保证选出来的人代表民意吗? 这就相当于是多数人的暴政。对于这点,已经有很多论述。 这不是我的主要主题,在此不述。

  2. 如何保证选民投票的质量? 很显然很多人限于知识水平,也许只能看到对自己最直接的利弊影响, 而并无法理解哪位候选人的纲领政策对社会,对国家,对世界的更深层次影响,反过来说,这些影响 也许反而会给自己带来并不那么直接的有害效益。 同时,没有自己独立思考过的选民,往往对候选人的印象仅仅来源于道听途说以及政治宣传,甚至 金钱操作,因此这些投票是受到影响的。而『知道自己在做什么』的人实在太少了,这一点在我 求学生涯中越来越明显越来越深刻。我见过太多例子,并不是表面直觉看起来那么简单,经过 深层分析抽丝剥茧后,才发觉真相往往是非常 counter-intuitive 的。对于知识水平完全不在 一个层面的人的 bold move,很多时候只能说 『too simple, sometimes naive』。

所以,这些选票,我认为必须是有权重的。

第二点体现了我 pro-精英主义的最重要原因。想对地,支持普选的更偏向于民粹主义。 两者都有他们的 pros and cons。这两篇文章介绍得很详细:

投票考试

就投票权这一点来说,这两种主义就相当于两个极端:一个是认为选票控制在精英手里,一个是认为 人人有选票。我希望选票最终是要受到限制的,但是这个限制在公平与效益最大化的前提下做到最小。

一个可能的解决方案,就是进行 voter’s test。就好像高考一样,诚然每个人都应该享有教育权, 但是在现实资源的限制下,我们必须用考试这种相对公平的方法来保证我们的资源要用在对的人 身上,对于参考者来说,也算是进行了投入,付出了机会成本,并且能认识到这个权利是要争取回来的。 同时,这个考试,也保证了投票者具有基本的知识修养。另外打一个比方,就是人人都可以享有路权(投票权), 但是要真正在马路上开车行驶(行使投票权),就必须对他人负责,通过考试来证明自己有资格使用这条路 并且不会影响他人的生命安全(投票时做出理性选择)。这里有篇文章与我观点类似。

这不是一个新的 idea,事实上,美国以前为了限制黑人投票,的确也实行过类似的考试。但那并不是说 这个制度就行不通,只是当时它被 abuse 了。这个考试必须是公平的,比如我们不设任何年龄与学历限制。这篇文章介绍了一些背景,里面提到了一些支持 voter’s test 的。当然,我再次认识到这只是自己的主观认识,而且没有经过大量的背景阅读,所以很可能 这个制度会有更深层的问题。日后我会继续就这个 topic 展开讨论。